花間一壺酒,獨酌無相親。  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。
月既不解飲,影徒隨我身。  暫伴月將影,行樂須及春。
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亂。  醒時同交歡,醉后各分散。
永結無情遊,相期邈雲漢。
三千多年前希腊的一个大理石的浮雕启发了大土佬儿为李白《月下独酌》这首诗构图的灵感。
希腊神话里,爱神 Aphrodite 怀孕生子的说法很多。编神话的人多嘛,怎么可能跟中宣部那样就一套说法呢?

在荷马 Homer 讲述的伊里亚特 Illiad 里,爱神 Aphrodite 怀了孕,生了孩子。 这事儿没经丈夫火神 Hephaestus 的手。Aphrodite 不止美丽,而且聪明。
她告诉丈夫有个『圣灵 Holy Spirit』要她怀孕,于是她接受了圣灵的『感应』,怀了孕。  整个事情的过程里,没有任何男的天神参与,更和男的凡人无关。
她的丈夫想想,圣灵是没有形体的,不是东西,也不是玩艺儿。  Aphrodite 怀孕只是经过了『感应』,没有『第一类接触』,心里也就不觉得硌硬了。
再说,生下了孩子,用不着他半夜起来喂奶换尿布,生就生吧。 火神的脾气还是留在别的事情上爆发吧。

读者想想,这 Aphrodite 的机智,启发了后世多少捅了娄子的姑娘啊!

http://www.tulaoer.org/2-Landscape/1-Spring/2009/Temple_of_Aphrodite.html     (《爱神的神殿》 一共七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