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庭筠《夢江南》
梳洗罷,獨倚望江樓。  過盡千帆皆不是,斜暉脈脈水悠悠。  腸斷白蘋洲。